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母亲和妹妹
级别: 侠客

UID: 1012185
精华: 0
发帖: 238
金幣: 41596 個
威望: 188 點
貢獻值: 6 點
邀請幣: 1235 個
在线时间: 95(时)
注册时间: 2020-01-03
楼主  发表于: 2020-06-28

母亲和妹妹

「老公,对不起啊……本来……唔……答应过年陪你回婆婆家的,对不起


……唔……」


某卫视当家女主持吴孟珂对着电话那头的丈夫,话语中带着无限的愧意。


「老婆。你现在是非常时期,别有心理负担,爸妈他们都理解的。你现在的


任务,就是在你妈妈家里安心养胎,听话!」


电话那头的丈夫,声音一如既往地还是那么温柔。


「我知道,人家每天都想你,代我给公公婆婆拜年!唔……啊……」


「我会的,老婆,你现在是怎么了?孕吐很严重吗这两天?」


感觉吴孟珂像是要呕吐,牵挂妻子的丈夫马上关心地问道:「老婆,难受的


话,记得多吃话梅……」


「还好啦……唔……唔……老公,我不和你说了,我要……我要……我要去


卫生间,拜拜……」


「啊?哦!好!拜拜!」


吴孟珂的丈夫,大伟心里有些不安。他感觉自己妻子的孕吐反应有点不正常,


还想着晚上一定要记得给岳母打个电话,仔细询问一下。


这该死的疫情,也不知道啥时候结束……


只是大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电话的那头,自己满心牵挂的怀孕娇妻,正


用那一双握惯了话筒的玉手,轻柔地抚摸着一支巨大无比的鸡巴,就连和他打电


话的时候,都时不时地放在嘴里含一会。


这会儿的吴孟珂,在一间温暖如春的卧室里,卸去了平日里高贵冷艳的伪装,


如丝绸般的长发飘散,浑身上下只有蜜桃臀上还留着一条黑色蕾丝半透明开档内


裤,两颗如水滴般的巨乳违反地心引力地裸露在空气中。她跪在一个高大精壮的


男子胯间,用她那张不知道让多少男人迷恋的俏嘴套弄着男子粗壮的阳具。


而在男子背后的大床上,还有一个和她面容有着七八分相似的美女,全身赤


裸地昏睡在那里。那个美女的双腿之间,一片白净无毛的粉嫩上,还能看到刚被


灌入的精浆缓缓滴落在床单上。


「坏蛋,又趁人家不注意,偷偷干妈妈……」吴孟珂边给男子口交,边抬头


用自己那一双电死人不偿命的丹凤眼白了男子一眼。


「你不是在打电话吗?」男子半是无辜半是邪恶地说道:「小吴同志刚才的


表情好淫荡哦!边口交边跟老公谈情说爱的感觉不错吧?」


「还不是为了满足某人的不良嗜好?」吴孟珂妩媚地冲着男子一笑,「当着


绿帽老公的面干他老婆,不就是你的爱好吗?我的好……哥……哥……」


「好哥哥,快来肏人家的骚屄嘛,让人家和妈妈一样……」


「叫爸爸……」


「爸爸……」


「快来肏我,爸爸……」


温暖的卧室里,一轮新的肉搏战重新开始,淫靡的声音,无形中冲淡了某些


背德关系背后的腐坏气味。


……


吴孟珂,帝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一毕业就在某卫视扎下了根,一举成


为某省卫视一线主持人,擅长播报时事新闻,兼顾综艺娱乐。从业三年多的时间,


她以一副清冷高贵的主持风格征服了万千观众,也征服了绝大多数广告赞助商,


可以说是某卫视当之无愧的一姐。


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看似光芒耀眼的当家女主持背后,吴孟珂还有着不为人


知的一面,那就是……


「谢谢轩老板打赏的十个跑车,老板大气!」


「谢谢轩老板打赏的十个游艇,爱你哟!」


「下面,为轩老板带来一段舞蹈,大家小礼物刷起来哟……」


是的,除了本职工作,吴孟珂私底下还做着网络主播的兼职。不过,这个网


络主播并不是一般的主播,而是……


镜头前的吴孟珂戴着惯常戴着的黑猫面具,一身性感到极点的女警制服,丰


满的奶子若隐若现,一双被网袜包裹的美腿尽头,还能隐隐约约看到透着水渍的


黑色半透明小内裤,是的,吴孟珂是一名辗转各个黄播平台的色情主播,而无论


她到哪里直播,她那礼物榜榜首永远是一个叫「炮王轩」的神壕,而她每段脱衣


舞,镜头前每个自慰动作都是献给炮王轩的礼物。


正当屏幕前的屌丝们对着吴孟珂颜色粉嫩,白净光洁的小穴疯狂浪费子孙的


时候,吴孟珂的手机收到了我发给她的微信。


炮王轩:【图片】(一根粗大的阴茎正面插入一个白虎粉穴中,被干的轻熟


美女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用记号笔写着——速来救命!)


「小伙伴们,小珂今天还有事,就先下播了,各位小伙伴还想看小珂的骚屄,


明天我们不见不散哦~ 」


不顾网友挽留的刷屏,吴孟珂关掉摄像头的第一时间,就把自己脸上的面具


扯了下来。她起身离开自己的卧室,来到父母的卧室前,听着房间里那惨烈的战


况,也不敲门,直接就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大床上,看着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正在体验无上性爱带来的享受,


吴孟珂感觉自己骚屄里的淫水已经快顺着大腿流下来了。


她永远忘不了,就是床上那个男人,在她婚礼前三天,粗暴地撕开了她的内


裤,用他那根又黑又大的鸡巴无情占有了自己那原本圣洁无瑕的阴道。更忘不了


那三天三夜让她为之沉沦地肆意奸淫,甚至让她在婚礼仪式上,在众人看不到的


婚纱裙摆下,阴道里都还满溢着乳白的精浆。那个带给她无限快乐的男人,就是


她的亲哥哥,我。


我这时候感受到背后女人透射来的目光,半开玩笑地对着正举着双腿让我肏


的美妇道:「秦老师,您的救兵可算来了,您刚才不是还在喊救命吗?」


「小珂,不要过来,小珂……」已经被干的神志不清地美妇慌乱地对着空气


嘶喊,一边喊一边还胡乱地用手把那根在她身体里作怪地大鸡巴塞向自己阴道的


更深处。


「切!」


吴孟珂不屑地拉扯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对眼前女人的贪吃表示毫不意外。毕


竟一个在女儿婚礼上,都能掀开自己高叉旗袍的下摆,把真空上阵的娇嫩骚屄心


甘情愿送给自己亲生儿子玩弄的母亲,不值得她同情。


不过,出了这间我专门营造用来和美艳妈妈性感妹妹做爱的爱巢之后,谁又


会想到帝都一中最优秀的英语教师,竟然是一个每天带着跳蛋上课,和自己女儿


争抢粗大肉棒,在结婚照下被亲儿子干得爸爸老公乱喊的极品骚货呢?


「哥哥,人家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呢,还不快来疼疼人家……」


顾不得想太多,吴孟珂看着在自己母亲体内快速进出的鸡巴,身子就是一阵


发软。身上的女警制服也不脱,直接就爬上床,用自己那对被我无数次夸赞的大


奶子紧贴上我厚实的后背,在我耳边厮磨道。


「小珂你去旁边等会,一会哥哥再来疼你!」转头和吴孟珂的娇唇轻轻一触,


示意她去母亲身旁跪伏着,把她那最让我神魂颠倒地紧实蜜桃臀翘起来,我便故


作凶狠地说道:「我今天非要先给秦老师一点教训,让她敢在外面发骚……」


「啊……小轩……好老公……好爸爸……快肏我呀……小璐……小璐……小


璐是你的骚屄母狗……不该……不该……发骚让主人……丢脸……肏我……啊


……爸爸……」


我的美艳熟母这会已经被我干的语无伦次了,我随手就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


翻了个身,让她和我性感的妹妹,吴孟珂一样,跪趴在床上。


看着眼前近似于一模一样的两副蜜桃翘臀,两对完美的水滴大奶,和同样淫


水横流的无毛嫩屄,绕是我这种身经百战的男人,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还不是哥哥你偏心……」一向冷艳的吴孟珂看着自己被肏的花容失色的母


亲,难得孩子气地说道:「你自己刚才在酒吧把酒水洒在妈妈的衬衫上,还让妈


妈不穿内衣出丑,不都是你的安排吗?」


「你就是疼妈妈,不疼我……」


「那好吧……」看自己妹妹怨气似乎真的有点大,刚才直播的时候应该也自


慰地来了感觉,我不得不把鸡巴从妈妈那紧窄销魂的阴道中抽了出来,挪了个位


置,就插进了同样湿热狭窄的,属于我妹妹的极品花径内。


「那我就来慰劳一下我骚气十足的妹妹……」


我的鸡巴一捅进去,就直接抵到了吴孟珂的花心深处。她在性癖上,不同于


妈妈喜欢我彰显速度和力量的肏干,更喜欢拿自己的子宫跟我进行「充分深入」


的交流。说起来吴孟珂的子宫真的是个堪称蜜壶一般的极品,不管我射进去多少,


从来不会漏出来哪怕一滴,「啊……」吴孟珂终于从无边的欲望中得到了释放,


随着我鸡巴的深入冲击,她大声地叫着床,「啊……轩老板……喜欢小珂今晚的


表演吗?轩老板加油!肏死贱屄小珂……」


年轻就是好,自己就会主动代入角色。这一刻,吴孟珂和我的关系,不再是


兄妹,而是色情女主播和神壕老板之间的关系。


「轩老板……一定……要多给……小珂刷礼物……小珂……永远……都给轩


老板……干……干我……干我……」


「小珂好骚啊……是不是……被粉丝们……撩湿了……谁都能干?」


合理地控制着进出妹妹体内的速度,我一只手扶着吴孟珂的细腰,另一只手


还不忘把手指伸进妈妈的骚屄。


「呼……啊……轩老板干我……只给你干……干我……哥哥……」


「不知羞耻……我……怎么……会有你……这种……不知羞耻……女儿…


…啊……」


「啊……妈妈还……有脸……说人家……人家……跟你……学……学的…


…」


「啪……」


一场持续时间长达三个小时的战斗结束后,妈妈率先进卫生间洗澡,只留下


吴孟珂一个人为我做善后。


身上的情趣制服已经不知道甩到了哪里,小珂用她那对大奶子细致地给我的


鸡巴做着放松,舌头还不时从龟头上舔过,把最后一点精华吃进嘴里。


「哥,台长那个老色鬼又想占我便宜了……」


吴孟珂在单位受的委屈,趁着和哥哥做爱温存的时候,随意地说了出来。


「怎么了?」我用一只手垫在头下,腰胯部上挺,示意妹妹继续她的口舌服


务。


「还不是给季度广告征订费给闹的……」吴孟珂说道,「老色鬼跟我说,我


们台四季度的征订会成绩不理想,要带我去跟赞助商们联谊一下……」


「呵呵,那个死胖子也就会这一招了……」我冷笑道,「我明天安排财务打


款,你把数字报过来就行,顺便问问那个死胖子,卫视春晚让你主持,独赞需要


多少钱?」


「哥,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虽然知道我作为省内一线开发商,不会缺了这么几百万的赞助费,但一想到


自己的业绩,每次都是在和哥哥做爱后拜托其帮忙搞定,性格高洁的吴孟珂总觉


得怪怪的。


「是不是觉得自己在被潜规则?」我调笑道,「小吴同志,你对得起你的家


人,你的丈夫吗?」


「坏蛋!」胯下的美人一听到我这么说,立马恢复了儿时的刁蛮性子,一下


子扑到我身上,「臭哥哥,还不是怪你!」


「哪次没有喂饱你?」


「坏蛋!」


……


熙熙攘攘的帝都一中,正是早上上学的时候。停车场上,一辆加宽的路虎S


UV内。


「啊……啊……啊……」


我的私人手机响了,铃声正是我精心制作的,只有少数几个人能分辨出的女


性呻吟声。


「喂?」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性感妹妹来电,不等手机多响几声,就赶紧接


通。


「小吴同志早上好呀,怎么忽然想起来打这个号码?」


「臭哥哥,你在做什么呢?」


不对劲,一大早起来就发骚,吴孟珂这丫头是怎么了?


「在送老妈上班呀!还能干嘛?」


虽然不知道妹妹为啥发骚,但不耽误我说实话。


每天早上去公司前,顺路送老妈上班,是我每天的日常,谁叫我们的爸爸人


在西班牙呢?母有事,儿女服其劳嘛!


至于现在迎面跨坐在我身上,臀部不断上下起伏,用娇嫩骚屄和我的大鸡巴


较劲的妈妈,嗯……还是那句话,谁叫我爸远在西班牙呢?母发骚,儿子服其劳


嘛!


「嗯……啊……」


妈妈今天穿的是一套浅黄色的商务裙装,戴着一副玳瑁色的眼镜,微卷的酒


红色长发随意散落在肩头,正微闭着眼享受着鸡巴带给她的快乐。而我一边接着


电话,一边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拨弄着母亲那依旧娇嫩的粉色乳头。


「少来!我猜妈妈她现在正在你身上『上班』呢吧?」似乎是听到了电话这


头母亲的娇吟,本就在发骚的吴孟珂顿时吃味道:「仗着和你住一起,天天吃独


食……人家也好想要嘛……」


「小吴同志怎么一大早思想就这么不健康呀?」我嘿笑着,「难道是昨晚阿


伟没把你喂饱?」


「坏蛋!」


见我又在羞辱自己妹妹,电话两端,两个不同的女人同时喊了出来。


「臭哥哥,我拜托你,以后能不能不要给阿伟发那些图片了?」似乎是被我


撩动了伤心事,吴孟珂有些羞恼地说道。


嘿嘿,作为我为数不多的几个爱好,就是偶尔和我亲爱的妹夫交流一些色情


图片。图片来源自然不是从网上下载来的,身边就有两大绝品美女提供素材,我


怎么会像屌丝一样去转帖呢?当然,为了家庭的和睦友爱,所有图片都是在脸部


打了马赛克的。


「怎么了嘛!」我有点不太理解,明明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事先征得了妈妈


和妹妹两个女人意见的,怎么吴孟珂现在又有意见了?


「你是觉得你哥拍照的技术退步了?」


随手翻开我另一部手机的聊天记录,和阿伟最近的是昨天下午发的。


【图片1】


(妹妹在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的落地窗前,翘起自己淫水淋漓的粉嫩小穴,


菊花上还有一颗宝石状的肛塞)


【图片2】


(妈妈在餐桌下,小羊皮色的唇膏搭配我的肉肠大餐)


【图片3】


(妈妈和妹妹像两条母狗一样戴着黑色蕾丝项圈,分别穿着粉蓝两色比基尼,


一个与我接吻,一个为我口交)


还有一个小视频,内容是漂亮女主持在演播厅内被粗大的阴茎干得直学狗叫。


「不会吧?妹夫明明说照片角度不错啊,还想认识一下摄影的大神呢!」我


一脸贱笑地又狠狠地干了妈妈几下,对着话筒道:「好妹妹,你说我要不要给妹


夫引见一下?你作为出镜模特,要不要也见一下?」


「哎呀,臭哥哥,坏死了!」虽然没见着,但我肯定吴孟珂现在的俏脸绝对


是红透了半边天,「不是啦……」


「那是什么?」我问道,我也奇怪了,还有什么是已经被我肏的失去了羞耻


心的妹妹更在意的?


「就是……就是……就是他昨晚跟我做之前,特意把那些照片给我看,我一


看到照片,就想到臭哥哥你那根又大又粗的坏东西,结果被他弄得不上不下的


……人家现在就想要!」


「卧槽!我妹夫现在这么刺激的吗?把我传给他的图片给你看?」注意到偷


听我们打电话的妈妈在偷笑,我也打趣道,「我记得他不近视吧?就没从骚逼那


里的细节,看出来那是他老婆?我拍的应该很清楚吧?」


「臭哥哥你就坏吧!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呀?」吴孟珂显然也是被我逗笑


了,「我可是正经女人,和老公做爱都是关灯的好吧?」


正经女人?那那个洞房花烛夜,撇下喝醉的老公,穿着婚纱,连内裤都丢在


一边让我内射三次,带着我的精液回房睡觉的骚货又是哪个?


想到在银行工作,老实肯干的妹夫,我不禁有些过意不去。


「所以咯……」我已经猜到接下来的对话了其实。


「我下午没工作,哥哥,我下午去找你呀?我告诉你哦,人家的骚屄现在又


热又湿,好需要哥哥的关怀哦……啊……哥哥,你听水声……(噗呲噗呲……)


……」


妹妹绕了一大圈,总算是说出了打电话的目的,我(指小珂),欲求不满,


求肏求可怜!


「少来!下午在公司,没空!」毫不犹豫地拒绝这种无理要求,不然以后身


上这个骚货老师,和电话那头的骚货主持人,能天天翘班去我办公室。


「我不管!」妹妹昨晚显然是真的被性无能的丈夫给饿坏了,刁蛮道:「大


不了我跟大伟说晚上加班,我去你办公室通宵!」


「你不讲道理啊!」


「你肏我的时候也没跟我讲过道理!」


「你!」


就在这时候,已经在我身上高潮的妈妈重新回到自己的副驾驶座上,看着我


那被淫水滋润浸泡到红中透黑,却傲然挺立的大鸡巴,不由得冲着我话筒的方向


说了句公正话。


「小轩,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不能让着你妹妹呢?」


「小珂,你晚上也别去他办公室了,到家里来,妈做晚饭等你们回家!」


真是服了我这个极品老妈,如果不看她正在把骚气逼人的黑色丁字裤重新提


到胯间,不注意她那高潮过后还带着潮红的娇靥,还真的像是一个慈祥的母亲。


「好咧,谢谢妈妈!坏哥哥,爱你!」


望着下车一路香风走向教学楼,引起师生一片艳羡的娇美背影,我手机那头


的妹妹也挂断了电话。


想到晚上这两个如狼似虎的女人,我决定,还是先去公司,趁着开早会前抓


个助理肏肏冷静一下比较好。


……


今年过年是真的无聊,网上有段子说这个过年,最适合情侣的活动可能就是


在家里做爱。可看着家里的两个女人,我不禁感叹。


男人有时候太能干了,也的确不是太好。


爸爸远在西班牙,妹夫又在年前回了老家,把妈妈妹妹都丢给了我,老妈过


年过节永恒不变地穿着旗袍,正在厨房里准备着年夜饭。年前刚查出来怀孕的吴


孟珂,这会儿却一身真丝睡袍依偎在我的怀里,陪我看着无聊的春晚。


请忽略掉妈妈那两颗裸露的大奶子,以及尚未从骚屄里拔出来的震动棒;


也忽略掉妹妹边看电视边用玉手套弄我的肉棒,以及轻舔我耳朵的粉舌;


再请忽略掉我手机里刚刚发出去给阿伟发出去的拜年短信,和刚挂掉的和爸


爸的视频聊天……


春节的气氛真的是安定祥和啊!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